<<返回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西柏坡统战文化意蕴五个维度的思考
作者:中共保定市委统战部 林 苗 宋健     发布日期:2018-03-21

一、与“西柏坡统战文化”相关的几个概念界定

中国共产党西柏坡时期,主要是指1947年5月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跨过黄河进驻西柏坡,到1949年3月中共中央离开西柏坡迁往北平这一段特定的历史阶段。在这个时期,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先后举行了全国土地会议、九月会议、七届二中全会,胜利指挥了三大战役,组织成立了华北人民政府,发布了著名的“五一口号”,提出了 “两个务必”的重要论述,在中共党史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在统一战线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新中国统一战线从这里走来。

“统战文化”是“统一战线文化”的简称,概括起来讲,就是一个政党为实现自己的奋斗目标,在统战工作的战略指导思想和理念指导下,以统战的方式对社会政治结构进行改造过程中产生的独特的社会现象。统战文化属于政治文化的范畴,是一种独特的政治理念。

目前,已有不少学者从不同角度对西柏坡统战文化的内涵进行了概括总结,但对西柏坡统战文化科学内涵的总结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本文笔者立足西柏坡时期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的具体实践,尝试给“西柏坡统战文化”做如下定义:

----西柏坡统战文化,是中国共产党在西柏坡时期,以马克思主义统一战线理论为指导,为从根本上推翻蒋介石反革命政权、实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创造性地运用统一战线法宝,对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为主要内容的政治蓝图进行构想和实践过程中所形成的政治文化;是马克思主义统战理论中国化的阶段性成果;是西柏坡时期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理论和实践探索的结晶。

二、西柏坡统战文化五个维度的意蕴分析

1、西柏坡统战文化的政治基础:中国共产党对统一战线的领导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先后对统一战线中无产阶级必须掌握领导权这一思想进行过论述。马克思在警告匈牙利民主派时强调,“在政治上为了一定的目的,甚至可以同魔鬼结成联盟,只是必须肯定,是你领着魔鬼走,而不是魔鬼领着你走。”列宁在论述工农民主专政时就曾指出:“维护农民同无产阶级的联盟是专政的最高原则,同时无产阶级必须保持领导国家的权力。”可见,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很早就关注到了统一战线领导权的问题。

中国共产党对统一战线领导权问题的认识,是随着中国革命实践的深入而不断深化的。早在大革命时期,在共产国际的指导下,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就建立了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联合战线,但由于幼年的中国共产党缺乏对统一战线领导权的深刻认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机关犯了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致使中国共产党始终处于被动地位,最终在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新右派不断分裂挑衅下,以1927年“四一二”、“七一五”等反革命政变为标志,第一次国共合作彻底破裂。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实行“下层群众的统一战线”策略,深入开展土地革命,巩固工农联盟、发展壮大工农红军、不断扩大根据地。但是,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1931年),受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和关门主义的影响,否定统一战线的作用,放弃了对中间势力的争取,致使革命事业遭受到了重大失败。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根据形势和任务的变化在策略上进行重大调整,建立了最为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持抗战到底、坚持实行民主、坚持统一战线,赢得了广大民众和中间势力的信赖与拥护,成为全面抗战的中流砥柱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实际领导者,为最终赢得抗战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解放战争时期,为了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彻底胜利、建立新中国,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的革命的民族统一战线。”西柏坡时期,中国共产党总结和汲取之前各个时期统一战线的经验和教训,将无产阶级在统一战线中的领导权思想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继续丰富和发展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

西柏坡时期,中国共产党对统一战线工作的领导,体现在恢复成立了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明确内部组织和职能框架,加强统战部门组织和干部队伍建设等方面。

中央统战部作为中央在统战工作方面的参谋和助手,是党中央主管统一战线工作的职能部门,相对于1924年就成立的中组部、中宣部等部门来说,中央统战部成立较晚,且几经波折: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中共中央并没有成立专门机构负责统战相关工作;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共产党适时倡导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一些统战工作重要的省份和派出机构(如中共中央北方局、东南分局和广东、陕西、山东省委等)陆续建立了统一战线工作部,但没有成立指导全国性统战工作的专门机构;直至 1939年1月,中共中央才正式成立了中央统战部负责调查和研究各党派、军队及少数民族的情况;1945年8月,中央统战部工作纳入中央城市工作部之中,主要负责领导敌占区的统战工作;1947年4月,中共中央为了加强对国统区统一战线工作的领导,成立了中央城市工作部,周恩来任部长、李维汉任副部长,各中央局、中央分局和有关区党委也都设立了城市工作部;西柏坡时期,“五一口号”发布后,周恩来特调潘汉年从上海局到香港分局负责统战工作,潘汉年到达香港后,与香港分局书记方方密切合作,在香港成立了统战工作委员会,聚集在港的各民主党派领袖人士召开座谈会,就“五一口号”进行讨论;1948年9月26日,为了适应新的工作需要工作,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央城市工作部改名为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管理国民党统治区工作、国内少数民族工作、政权统战工作、华侨工作及东方兄弟党的联络工作”,而中央统战部恢复成立后的首要工作任务就是筹备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护送各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及各界代表人士到解放区,进行联络和接待工作。此外,民主人士的意见也可以通过中央统战部向中共中央反映。由此可见,西柏坡时期,党对统一战线的领导在不断的加强,这为西柏坡时期的统一战线工作提供了政治基础和政治保障。

2、西柏坡统战文化的政治主题:大团结、大联合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就发出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伟大号召,列宁将其改编为“被压迫民族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毛泽东同志也曾指出:“中国无产阶级应该懂得:他们自己虽然是一个最有觉悟性和最有组织性的阶级。但是如果单凭自己一个阶级的力量是不能胜利的。而要胜利,他们就必须在各种不同的情形下团结一切可以革命的阶级和阶层,组成革命的统一战线。”

这些论述无疑是中国共产党民族大团结大联合思想的重要理论指导。中国共产党在各个历史时期,无论统一战线性质、目标和任务怎么变化,但作为各种政治力量的广泛联盟,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重要法宝,统一战线始终坚持大团结大联合的主题不会改变,这既是统一战线安身立命之本,也是统一战线取得成功的基本经验。

在西柏坡时期,中国共产党坚持民族大团结、大联合,最大限度地巩固和扩大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将所有热爱和平、民主、独立的人士团结在一起。解放区通过大规模的土地改革运动,巩固了工农联盟;国统区通过对爱国民主运动的领导,团结教育中间力量,争取各民主党派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支持,形成了反对美蒋的第二条战线,结成共同反对国民党反对派的联盟。

下面,以西柏坡时期“第二条战线”形成来说明西柏坡统战文化所蕴含的“大团结、大联合”的政治主题。

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共中央就发表了《对目前时局的宣言》,明确提出了“和平、民主、团结”三大口号。但是国民党仍奉行内战专制独裁的路线,倒行逆施。1947年前后,国民党政府陆续宣布共产党为“军事叛乱集团”,民盟及各民主政团为“中共之新的暴乱工具”,在发动全面内战的同时,对民盟、民进、民联等民主党派“严加取缔”。加之,1946年12月24日,北平发生了美军士兵强奸中国女大学生事件引起了公愤,北平学生率先开展了反美示威运动,随即掀起了全国规模的反美、反蒋爱国民主运动。至1947年1月,天津、上海、南京等数十个大中城市,共有50多万群众参加了示威游行。为了加强和统一对国民党统治区统战工作的领导,1947年4月29日,党中央为成立了中央城市工作部,由周恩来兼任部长,李维汉任副部长,开展了多种形式而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一方面领导和组织反饥饿、反迫害的爱国民主运动。灵活运用斗争策略,争取中间力量,促进群众斗争,以配合人民解放军的军事斗争,推动全国革命新高潮的到来。另一方面,坚持有团结、有斗争的原则,团结和帮助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粉碎蒋介石的假和平阴谋,巩固和扩大反蒋统一战线。1947年10月,人民解放战争进入战略进攻阶段,在中国共产党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政策的号召下,国统区的爱国民主运动日益高涨,反美反蒋斗争遍及全国城市,与“第一条战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反对国民党军队的军事斗争战线)相呼应,形成了“第二条路线”(在国民党统治区学生运动、工农运动和各阶层人民斗争汇合在一起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民主运动)。第二条路线的胜利发展,是西柏坡时期,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发挥统一战线的法宝作用,坚持民族大团结、大联合的统战主题,使蒋介石政府处在全民的包围之中,有力配合了人民解放军军事战场的斗争,对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解放全中国,发挥了重要作用。

3、西柏坡统战文化的基本原则:以人为本、立足民生

马克思主义认为,统一战线的根本问题是无产阶级解放运动过程中的自身团结统一和同盟军问题。而要更好巩固团结维护同盟关系,就必须尊重、照顾、维护同盟者的切身利益。毛泽东在总结抗日战争胜利时的经验时就指出:中国共产党作为统一战线的领导者,一要率领同盟者取得胜利,二要给同盟者以利益,三要教育引导同盟者。结合西柏坡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实践,尊重、照顾、维护同盟者的利益,落实到政策和行动上,就发展成对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各个阶层人士利益的维护和关照。从而使西柏坡统战文化具有了以人为本、立足民生的理论内涵。

以西柏坡时期的土地制度改革为例。为了适应人民解放战争转入战略进攻的新形势,充分调动广大农民革命和生产的积极性,1947年7月17日至9月13日,全国土地会议在西柏坡召开,颁布实施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彻底的反封建的《中国土地法大纲》。之后,各解放区迅速兴起了波澜壮阔的土改运动,农村生产力得到了巨大释放,农村经济不断复苏,农民积极性空前高涨。但是,在推行过程中,许多地方出现了“左”倾错误,不断扩大打击面,侵犯了部分中农利益,破坏了部分民族工商业,对地主、富农和恶霸不加区别,甚至一度发生乱打乱杀的现象,使部分人民群众利益受损。为巩固和壮大人民民主统一战线,1947年12月,中共中央在陕西米脂县杨家沟召开会议,毛泽东会上做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从建立包括农村全体劳动人民在内的反封建制度的统一战线的战略高度,批判了片面强调满足贫雇农需要而侵犯中农利益的“左”倾错误。会上还着重论证了在经济落后的中国保护民族工商业的必要性,强调只有在经济上保护民族工商业,才能达到政治上争取民族资产阶级的目的。由此,在中国共产党土地政策的指导下,工农联盟不断巩固,广大农民的政治经济地位空前提高,一个包括中农和部分富农在内的广泛的反对封建制度的统一战线在中国农村的广大土地上业已形成。

4、西柏坡统战文化的思想精髓:和而不同、求同存异

发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和而不同”、“求同存异”,阐述的是事物多样性与和谐共生的理念,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处理矛盾问题的中国表达。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有关统一战线理论的相关表述是“求同存异、和而不同”思想的具体体现。而回顾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的统一战线发展史,从大革命时期的民主联合战线,到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工农民主统一战线;从抗日战争时期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到解放战争时期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无不闪耀中国共产党人“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智慧光辉。

西柏坡统战文化同样具有这种“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思想特质。西柏坡时期,当时中国正面临着向何处去的道路抉择问题。面对国民党的内战独裁的黑暗统治,基于推翻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实现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共同利益诉求,许多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同中国共产党一起反对国民党的内战独裁,拒绝参加国民党包办的“国大”、反对国民党制定“宪法”的斗争,积极参加国统区的爱国民主运动,与此同时,一些民主进步人士还利用他们的历史关系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进行策反工作,在华侨中开展爱国统一战线工作,这些举措为国统区“第二条战线”的形成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随着国民党反动统治的加强,各民主党派的处境日渐艰难,民盟被迫宣告解散,民革、民促、九三学社、民进等民主党派也被迫转入地下活动。在危急时刻,中国共产党向各民主党派伸出了援助之手,组织民主人士疏散和隐蔽,帮助部分民主党派领导人秘密赴港,同时对一些民主党派中间存在的“第三条道路”的错误倾向进行批评,鼓励他们彻底清除盟内中间路线的想法,帮助一些民主党派进行重建。最终,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许多民主人士从“第三条道路”的梦幻中惊醒,意识到人民民主革命斗争中绝对没有中立的余地。而1948年1月,民盟一届三中全会在香港的召开,不仅标志着民盟的发展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也表明各民主党派在与国民党斗争的过程中历史地选择了与中国共产党的合作,朝着自觉接受共产党领导的方向前进,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和人民民主政权的建立,贡献了统战力量。

5、西柏坡统战文化的制度贡献:多党合作、民主协商

无产阶级在争取自身解放和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中,不仅必要而且可能争取联合其他可能联合的民主阶级和民主政党,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理。科学共产主义诞生之初,马克思和恩格斯就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到处都努力争取全世界的民主政党之间的团结和协议”并且明确宣布:“只要资产阶级采取革命的行动,共产党就同它一起去反对君主专制、封建土地所有制和小市民的反动性。”而1848年同德国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合作创办《新莱茵报》是马克思政党合作、统一战线思想的初步实践。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就多次同资产阶级自由派、社会革命党等党派实行联合,设想建立以布尔什维克为主体有其他民主改党参加的国家政权;十月革命胜利后不久,列宁与左派社会革命党合作建立了两党联盟的政权,其中,在苏维埃政府成员中就有7名左派社会革命觉人担任重要职务。

具体到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统一战线发展实践,第一次国共合作开启了政党联盟的序幕。及至西柏坡时期,中国共产党总结各个历史时期政党合作的经验和教训,以一种更加开放的姿态和包容的心态与各民主党派风雨同舟、共商国是,成为我国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众所周知,毛泽东和黄炎培在延安窑洞里有过关于历史周期律的对话的佳话。当时,毛泽东同志为中国共产党跳出历史周期律找到了答案,那就是走民主之路。西柏坡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对人民民主的认识,不仅体现在华北人民政府的成立、三三制和土地改革过程中,而且也体现在以“五一口号”发布为标志,对新生政权的政党制度构想上。1948年4月30日“五一口号”正式发布,各民主党闻讯派纷纷表明:“愿在中共领导下,献其绵薄,贯彻始终,以冀中国人民民主革命之迅速成功,独立、自由、和平、幸福的新中国之早日实现”,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而各民主党派之所以接受中共共产党的政治主张、积极响应“五一口号”的号召,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五一口号”中人民民主这一政治取向与各民主党派建立民主国家的政治取向完全契合。此后,中国共产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指出:“我党同党外民主人士长期合作的政策,在全党思想上和工作上确定下来。我们必须把党外大多数民主人士看成和自己的干部一样,同他们诚恳地坦白地商量和解决那些必须商量和解决的问题,给他们工作做,使他们在工作岗位上有职有权,使他们在工作上做出成绩来。”这为新中国建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的新型政党制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综上所述,西柏坡统战文化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理论的继承和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统一战线理论中国化的阶段性成果。充分挖掘西柏坡统战文化的丰富内涵,必将为新时期统一战线工作提供宝贵经验,为凝聚实现中国梦的强大合力形成共识基础。



分享到: